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經濟 > 商業 > 正文

民政部全面改革“天價彩禮、奢侈婚禮”等婚俗

(原標題:向“天價彩禮、低俗婚鬧”說不!全面婚俗改革來了)

針對當前一些地方天價彩禮、奢侈浪費辦婚禮等問題,民政部日前要求,全面推進婚俗改革,倡導簡約適當的婚俗禮儀。

 

山東日照海邊上演“婚鬧”新郎寒風中被扒掉棉衣扔進大海(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)

一場婚禮,照出了多少惡俗的陳規舊習。

據央視新聞12月2日消息稱,針對當前一些地方天價彩禮、奢侈浪費辦婚禮等問題,民政部日前要求,全面推進婚俗改革,倡導簡約適當的婚俗禮儀。

針對婚俗陋習,民政部要求,要鼓勵和推廣傳統婚禮,積極倡導和組織舉辦集體婚禮、紀念婚禮、慈善婚禮等格調高雅、內涵豐富、特色突出、文明節儉的婚禮形式。反對利用婚姻斂財,抵制天價彩禮、鋪張浪費、低俗婚鬧、隨禮攀比等不正之風,推進社會風氣好轉。要積極推廣人性化的頒證服務,用莊嚴神圣的結婚登記頒證儀式代替大操大辦的婚禮儀式。

 

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副巡視員楊宗濤成稱,利用農村基層組織,把辦婚禮這個流程、數額等等,通過村民公約的形式來固定下來,通過農村的紅白理事會來給予規范。

天價彩禮曾釀血案

在有些地方,天價彩禮層出不窮,而且經常成為好事變壞事的導火索?!斗ㄖ仆韴蟆穲蟮赖倪@起案例就非常典型。

2017年春節,對家住湯陰縣付道鎮的陳老漢來說,本應是他們全家最幸福的歡聚時刻,結果卻過得冷冷清清。就在那年,陳老漢的兒子陳冰濤結婚,這本來是一樁喜事,但是就在新婚之夜,陳冰濤卻用錘子殺死了自己的新婚妻子。

陳老漢是個憨厚老實的莊稼漢,他所在的村莊地處豫北平原,距湯陰縣城約15公里,距付道鎮約6公里。兒子陳冰濤中等個頭,相貌堂堂,但由于家里條件困難,“沒房沒車,條件不硬氣”,相了多次親最終都無果。

眼看兒子娶不到老婆,陳老漢便在親友的幫助下,給兒子在湯陰縣城買了一套二手房,首付16萬,貸款近20萬。

有房之后,陳冰濤找對象便有底氣了,媒人也找上門來。去年10月,在給一名鄉村媒人充話費、送煙及請吃飯后,這名媒人給陳冰濤介紹了家住鶴壁??h屯子鎮某村的李曉曉。

 

圖文無關(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)

“當時女方家提出的彩禮是11萬,確實太高了些,但是考慮到孩子確實不小了,萬一一直娶不上咋辦?我們也只得狠狠心認了。”陳冰濤的親屬表示,在初次見面后的一周里,他們四處籌借到了11萬元,“親戚鄰居們一聽說是孩子結婚,啥都不說,都很幫忙”。

10月下旬,當著媒人的面,陳冰濤家人給了女方1萬元現金,其余的10萬元用銀行轉賬的方式打進女方卡內。就這樣婚事算是定下來了。之后,就是兩家走動,發紅包,買禮品、衣服、化妝品等,連同辦婚禮、喜宴等,短短的兩三個月,一共花去了18萬元。

為給兒子娶親,陳老漢不僅耗盡了家財,還背上了20多萬元債務??烧l會想到,在洞房花燭之夜,一場激烈的爭吵后,新郎竟然用錘子砸向新娘的頭部致其喪命,給家庭及社會留下了難以愈合的傷痛。

事后了解到,雙方爭執的竟是已支付的11萬元彩禮,令人不禁扼腕嘆息。其實,對多地農村適齡青年來說,越來越高的彩禮正成為他們最沉重的負擔。“兒子娶媳婦,爹娘脫層皮”,動輒幾十萬的彩禮,給本應喜慶的婚事,蒙上了一層濃重的陰影。

低俗婚鬧,觸目驚心

在網絡一些“婚鬧”的視頻里,參加婚禮的賓客對新人極盡“惡搞”之能,而新人往往礙于面子,不好反抗,這就讓婚鬧者變本加厲。而在下面的這起案例里,“低俗婚鬧”就成為了一對新人揮之不去的噩夢。

 

山東濱州:變味婚“鬧”新郎官遭受親友們殘酷“虐待”(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)

據上觀新聞報道,2009年11月22日,貴州遵義市湄潭縣,青年曾凡旺將迎娶新娘,可厄運接踵而至。接親途中,鬧婚朋友將油漆潑了新郎滿身,隨后突發意外,他全身燒焦。妻子李靜沒有等來蜜月車票,卻收到了市里最好一家醫院的病危通知。

在曾凡旺請人拍攝的婚禮視頻中,新郎站在一輛皮卡車后車廂,頭上纏著帕子,上身赤裸,穿著撕爛至大腿根的牛仔褲。車下,朋友們嬉笑著向他身上噴油漆,余下的是一圈看熱鬧的,沒有人上前勸阻。

根據經驗,要洗掉油漆,最好的辦法是用香蕉水或者汽油。情急之下,曾凡旺托人去加油站,盛了滿滿一燒水壺汽油,提著徑直跑到租住房的洗手間。“火突然從客廳方向冒到身上,一下子全著了,還有爆炸的聲音。”

直到現在,曾凡旺因全身結疤,大面積毛孔受損,汗腺無法正常排汗。溫度稍高,汗都在頭上。打麻將時,別人總要笑他:“你這是輸怕了?”

2010年10月20日,纏滿繃帶的曾凡旺,將參與婚鬧的11位朋友全部告上法庭,引起關注,被一些媒體和律師稱作“全國首例婚鬧案”。

對簿公堂,婚鬧者開始推卸責任。曾凡旺聽到有人朝自己嚷:“別人怎么沒有受傷,就你傷了?”

法院最后判決:被告每人補償原告曾凡旺各項損失26396.92元。

2018年年初,同樣在遵義,一名夏性男子把3位從小到大的玩伴推上被告席。結婚那天,鬧婚者用膠帶捆綁他的手腳,他拼命掙扎時臉部朝下,從車上砸向水泥地,下頜面部多處骨折,導致十級傷殘。

據上觀新聞,今年2月,江蘇鹽城發生了“公公強吻新娘”的事情。視頻顯示,公公拉著新娘走向婚禮舞臺,但隨后卻做出親吻的動作,臺下不但沒人勸阻,還有人吹口哨和鼓掌。隨后,婚禮司儀還夸新娘“大方得體,知道入鄉隨俗”。

公公強吻兒媳,這一“亂倫”舉動,引起了輿論場上一片嘩然。雖然事后當事人通過律師聲明,稱只是假親吻的表演,但仍舊掀起了公眾對婚鬧的聲討。

時間線再往前推,最“有名”的婚鬧恐怕是包貝爾的婚禮了。當時,作為伴娘的柳巖,在婚禮上被伴郎團“鬧”,險些被扔入水中,也引來了一場風波。

 

山東濱州現民俗鬧婚?新郎穿內褲“裸奔”引路人圍觀(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)

據中國新聞網,2018年11月25日中午,新郎艾某在迎接新娘的路上。遭好友、同學用雞蛋、啤酒、墨汁“歡送”,還有人用膠帶將他固定在電線桿上,用竹條抽打…

“我看著都疼,后來他被圍在高速公路邊一處死角里,無路可走。”艾某的三姨說,但這些朋友仍沒有放過他,艾某為擺脫朋友的“婚鬧”,突然轉身跑上高速——只要穿過高速公路就能到他的家,朋友們就拿他沒辦法。

由于艾某跑上高速非常突然,一輛汽車躲避不及,急速的剎車聲和沉重的撞擊聲之后,艾某被撞倒在地上,一只鞋飛到數米外。

家人介紹,事發后,參與婚鬧的朋友也來到醫院看新郎官,并沒有推卸責任。他被車撞傷后,親友們又湊了6000多元錢給他墊付治療費用。

海外網評論員孟慶川曾表示,每次低俗婚鬧發生后,人們無不譴責參與者的惡劣行為,強調要取消婚鬧,讓婚禮回歸溫馨浪漫。抵制低俗婚鬧儼然達成了社會共識。然而,每次事件經過輿論的喧囂后,事件大都不了了之。輿論風頭一過,低俗婚鬧又會出現在人們視野中,招搖過市。

低俗婚鬧屢禁不止,有很強的現實因素。很多受害者礙于情面,對低俗婚鬧著采取容忍的態度,即使婚鬧者一再做出出格行為,也是聽之任之。這在某種程度上縱容了低俗婚鬧的發生。然而,更為嚴重的是,很多人并沒有認識到低俗婚鬧是一種陋習。這便是低俗婚鬧一再發生的土壤。

如今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自覺抵制低俗婚鬧,道德、法律等也在規范民俗中發揮作用,但只有公眾文明意識的徹底覺醒,低俗婚鬧才能絕跡。?

 

標簽:

相關文章

    最熱文章
    閱讀榜
            精品推薦 recommended products
              {"remain":9932,"success":1}http://www.321907.live/finance/2018/1203/59940.html
              快3玩法走势图